十年人生,為自己想做的「記實」下定義

電影《給19歲的我》本來獲得觀影人廣泛好評,後來一位前記者、雜誌編輯吳芷寧在Facebook撰寫兩篇文章,描述自己觀影後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引起一連串關於紀錄片的拍攝倫理、觀影倫理的爭議。而公民記者蕭雲在這些討論期間,訪問電影其中一位受訪者,卻以對方無講過的soundbite作為標題,繼而引發一連串的延伸事件,例如被指事後強求當事人再次回應、蕭雲的支持者以相信人格為由與對文章有質疑的一方互相指摘。

繼續閱讀 “十年人生,為自己想做的「記實」下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