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寫Funding?仲開社企?

(與友儕、室友飯聚及討論筆記,超mean之餘,圖文不符)

這幾年有些新認識的人,交談幾句、Google之後,就會擺出一些好敬重的句子,繼而人生教練上身,指點如何找人投資做媒體、搞農業土地嘢寫funding都會有人撐。政府或私人基金,你不申請對家都做,何不自己寫?

早在寫funding成為一個牟利機會之時,同一屋簷下早已有幾位「寫工同工」,合共寫下數以百計proposal ,由社福環保到藝術媒體,面試寫紙經驗老到,當然成功的仍是少數。

繼續閱讀 “仲寫Funding?仲開社企?"

與其走馬看花打卡 不如深度發掘農村故事

新年伊始,先祝各位讀者身體健康,希望香港今年風調雨順,五穀豐登;農友們生意興隆,豐衣足食。

這幾年一直協助信芯園籌劃開放活動,今年可能到了樽頸位,面對不少挑戰。首先是今年百合、劍蘭花期有落差,1月寒潮延後了開花時間,應市年花供不應求。

其次是農曆年間由於疫情關係,市民和難得放假的移工朋友,紛紛湧到新界。結果人流不勝負荷,須在農場實施人流管制,當然無癮。有敗興而歸的參觀者不滿無花睇和人流太多惡言相向,甚至要求回水。

繼續閱讀 “與其走馬看花打卡 不如深度發掘農村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