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

隔岸南鐵擋拆勾起了昔日馬屎埔、橫洲抗爭的回憶,雖然今日香港應該已容不下這種抗爭空間。

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媒體只會將強拆與擋拆的肢體衝突放大;對土地徵用制度的不理解,也不願聆聽被壓迫者的訴求與理據,拒絕理解金錢和安置以外,家園對人的價值,也拒絕相信支援者完全出於對社會公義的理想追求。

相比起媒體上影到的幾十秒畫面,土地運動與所有議題一樣,組織工作才是參與者最花心思和時間的參與。同時,這也是最容易被在眼裡只有錢的世界所誤解和曲解的工作。

過去一年,土盟組織者主動進入了牛池灣、竹園開展組織工作,亦藉此想講清楚事件的政策背景。

繼續閱讀 “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

Backpack組織者

常常都被人問,村組織工作具體是做甚麼?

這星期的工作行程算很典型:收到新的改劃消息後,幹事會先進行一次單獨的洗村工作,了解居民背景、地理環境,我們也會嘗試與村民保持聯絡,並派發單張和迫遷手冊以供參考,離開前做些定位記錄。

繼續閱讀 “Backpack組織者"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下星期迎來介入這三條村以來的最大挑戰,早前同區議員夾了迫地政開簡介會,交代自願寮屋登記的安排,亦為此在牛池灣進行了兩次徹底洗村。

在洗村結束時問在場來幫手的朋友,有誰願意加入居民小組。現場不少人都從事/過組織工作,你眼望我眼心知這是燙手山芋。不是有輸掉選舉的壓力,一班不完全相識的人、託負幾百個家庭未來生活的重任,不是胡亂認投。

這也是一種社區工作嗎?與這個星期熱熱鬧鬧的大南街社區迷思相比,三個寮屋區清拆事件可算十劃未有一撇,居民會內容也集中於一項幾乎只有寮屋居民才關注的事情。

繼續閱讀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大南士紳化的思考筆記

這半年去了三四次深水埗,一如以往都是去鴨記睇攝影嘢(毒),也會去高登睇電腦、新高登或深之都研究收音咪Podcast(毒)。但如非《星期日明報》的文章,都沒有意會到大南街變了超紅的文創(文青)基地,甚至連一拳書館開幕時也只覺得只是貪平租。

而今日風火山林有一篇文章,其中一間文青店Storerooms(展覽場地?我不太知道如何name這種地方)舉辦了一個蝴蝶標本展,原來很多由外地運來香港展出的標本都是非自然死亡、甚至可能來自標本蝴蝶繁殖場。

我大概沒有想像過深水埗變了如斯模樣,甚至明明自己都有路過卻也不發現這種轉變。

繼續閱讀 “大南士紳化的思考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