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

崩盤之前

蘋果被迫結束同時,公民社會亦淪亡在即,一直有感反迫遷的工作也來到尾聲。一片離愁別緒下,橫洲抗爭慘痛落幕,大半條古洞村的清拆亦只剩下數週之遙。雖然口說仲做仲做、但其實無得做,...

直指其非 vs 留一線 NGO同工的不問不說

做社區、NGO工作的圈子大極有個譜,外間常常有人挖苦,做來做去都係果幾個人,深水埗某活動搞手又會在某農田耕種、西貢乜乜店的朋友又經常出現在上水(只是亂舉例,不需要對號入座)...

短休後記——與年輕社工同學的對話

在嶼南短休兩天後重返工作崗位,被突然安排帶社工同學行村,也進行一連串針對組織者角色、崗位、意識、立場的大辯論。初出矛蘆的同學們表現尷尬,天氣破壞行程也十分無癮。 在三村的工...

算世界與我為敵

無論是工作還是興趣,都以向自己理想世界的模樣為目標去做,也因此而自在,因此而自我。 過去廿幾年,唯一一次斷開無去維園,反而是三年前因在橫洲工作而缺席。這不是開脫的藉口。

收政府/市建局錢 就咪扮可憐

話說最近有個ig page @egg.waffle.hk ,據聞團隊成員包括了一些供職於市建局社工隊的社工。本來只在友儕間傳播,第一篇文寫裕民坊,「重建總有利弊之處」的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