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按:本文所解釋的現況適合對寮屋有一定認知、想深入的朋友閱讀,初心者宜先了解寮屋政策基本背景)

租客一詞經常訴拆遷議題中出現,這個詞語不但介定了一戶人可以在制度裡獲得的安置補償,更是村內定義身份政治的重要詞彙。

不過在香港的寮屋區/農村裡,租客的定義非常多元,而每一種租客所面對的處境和社會經濟地位都有差異。

繼續閱讀 “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塱原濕地改造工程跟進

塱原自然生態公園項目是新界東北發展第一期工程一部分,根據計劃,政府將會加建遊客中心、觀鳥屋、淨化濕地、農墟以及56個單位的留宿設施。塱原區內農戶如無意外將會「過渡」成為生態公園的租戶,不過同樣在塱原多年、由長春社及香港觀鳥會合作進行的塱原可持續生境管理計劃則在去年8月完結,塱原的稻米種植活動亦已移師河上鄉附近農地。

繼續閱讀 “塱原濕地改造工程跟進"

綠化地帶下的里山生活 被發展埋沒的人文價值

2012年開始,政府以覓地建屋為由先反改劃多幅綠化地帶(GB)及政府、機構及社團用地(G/IC),興建公營房屋或私樓。而在改劃政策下,多條位處市鎮邊沿的非原居民散村遭受拆村的威脅。當中大埔馬窩、乾坑村民今年已全部被迫離開家園,而橫洲綠化帶亦剩下鳳池村一帶村民負隅頑抗,屏山丹桂村坑尾、屯門井上村、馬鞍山村(上下半山),亦即將受到改劃迫遷。

繼續閱讀 “綠化地帶下的里山生活 被發展埋沒的人文價值"

政府改劃在即 發展商夥拍鄉民聯誼會申請自行發展 茶果嶺村民何去何從?

茶果嶺是九龍三村改劃規模最大,但私人土地面積卻佔整體不足1成。政府的計劃以外,也有財團王新興夥拍原居民希望將私地打包政府地自行發展。9月被城規駁回後,再申請覆核結果,明日開會。(A/K15/124)

這個申請簡而言之是希望取代政府計劃,由收購多幅村內土地的王新興(東展),與原居民(鄉民聯誼會)合共6成地權業主,爭取政府批准換地建屋,並以5.5地積比興建5000戶作安置寮屋戶和出售。村民有幾支持這計劃難以估算,申請方指大部分村民支持其方案。

繼續閱讀 “政府改劃在即 發展商夥拍鄉民聯誼會申請自行發展 茶果嶺村民何去何從?"

制度性排拒與長年被污名化 鄉村村民農戶與寮屋居民陷困境

這些年來,鄉村或市區寮屋區的拆遷,較容易引起矚目的討論,往往與社區的存在、情感與回憶相關。這些人地情故事固然吸引,然而在長年接觸拆遷戶工作之下,社會也確實要認清,當改劃發展與重建被包裝為改善生活環境的行為,現時居住於「被規劃」土地上相對弱勢的村民、農戶及寮屋戶,不但未能參與在規劃的過程之中,更無法決定自己日後生活的自主,只能在一套「統一安排」的方案中游走。

繼續閱讀 “制度性排拒與長年被污名化 鄉村村民農戶與寮屋居民陷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