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改劃通告趕走花甲老農

坪輋元下村近幾十年起了很多新村屋落成,旁邊的珍記農場還是一如以往日復日地孕育著各款農作物。珍姐夏天在網棚種的菜芯,最近仍然受到很多的推介和欣賞。

「現時比較多散客,有些會入農場買,有些會交畀個女出火車站交收,或者農友幫手散貨。」在本地農產品受到追捧的日子,珍姐生意也很平穩,但因為疫情關係,返鄉的工人未能回港工作,所以珍姐還是要親自落田打點一切。

「老實話你知,我做這一行幾十年,好話唔好聽由阿媽個肚入面做到今日,雖然不會發達,但還是餓不死。」

然而,這個農場即將面臨不可逆轉的破壞。城規會收到地產商申請,將珍記農場農舍和水井所在的土地,連同周邊的農地改劃。

來到坪輋,珍姐娓娓道來一輩子在農田耕作的日子。

繼續閱讀 “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改劃通告趕走花甲老農"

屹立大埔滘一甲子 小村莊永埋豪宅下

位於大埔公路十二咪半的乾坑(樟樹灘村),五戶村民今日正式遷離居住和耕作半個世紀的家園。

乾坑位於大埔公路12-12咪半(可參考:祟基學院為11咪半,松仔園為14咪),在50年代起有人居住。現今的乾坑由兩部分組成,包括「樟樹灘」巴士站佛像旁邊上去的小路,另一部分是乾坑河旁的河谷,總共有15戶居住。

繼續閱讀 “屹立大埔滘一甲子 小村莊永埋豪宅下"

心之所在 身之所在 橫洲反迫遷五年記

今日橫洲村民將會上刑場,主體工程和平整的撥款的議程,將會排在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之後在財委會審議。

可能你會問,橫洲撥款唔係已經通過左咩?

可能你會問,咁村民會唔會出去打呀?

可能你會問,點解搞左三次大樹菠蘿節,已經最後左三次啦喎,今次係咪堅?

繼續閱讀 “心之所在 身之所在 橫洲反迫遷五年記"

發現南涌

這幾年來,走遍了新界大大小小的鄉村,當中南涌的風景最令人印象深刻。

雖然如此,以前行經南涌總是匆匆路過,又或者已經日落。第一次去南涌,是活耕建養地協會成立不久,跟土地小學入去食晚飯。由於路程遙遠,曾經有半刻懷疑過成班後生仔被賣去荒山野嶺勞改。好在飯很好吃,四圍傳來的蟲鳴聲也很悅耳。

今次到訪,主要是朋友Zoey邀請我們想介紹一下週末的塘邊市集。

繼續閱讀 “發現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