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仲食到本地菜!──從《夕陽的光》談本地農產及農業 新書發布對談

不同年代的人,對「本地菜」都有不同了解。曾經本地產出的蔬菜有很多名物,元朗絲苗、鶴藪白、雷公鑿、川龍西洋菜等,滿足香港人口腹同時,其實也是一種自豪,好比「青森蘋果」、「台灣鳳梨」,一方水土可以種植最適應本土氣候的特產。本地農業的故事,卻有老掉牙的框架,即八十年代開始有價廉的內地進口菜,令本地菜難以競爭,本地自給率一直下跌至今2%。到今天,換來「有機菜」成為標籤,維持著消費者對優質產品及本地產品的支持。然而,市民的支持能否支撐這個「產業」?這個只數十年的轉變,經歷了甚麼故事,現今又有何契機?除了政策及大環境作背景,微觀個人生活,談我們的飲食文化及身份象徵又能否為農業找到新出路?

閱讀全文 仲食到本地菜!──從《夕陽的光》談本地農產及農業 新書發布對談
發佈日期:

夕陽下耕種

為甚麼要耕田?

這個問題在報紙每一篇關於農場的報導、電視每一個介紹農作物的節目,只要是專題或人物訪問,都一定會問過、答過。當然每一個農夫都有自己的故事,無論是繼承家業或者半路出家,有些固然很值得分享,也有些很內在。

閱讀全文 夕陽下耕種
發佈日期:

香花夜話

城市生活,需要一個身份去定義個人。

劍蘭、百合、向日葵被廣泛視為「切花」,如果種植是以銷售為目標,規模細極都以千支計算;而桃花在香港也有一定產值的規模,一個桃花園動輒種植300-400支桃花。而這些「花農」在切花、桃花季以外的產出也不限於其他鮮花,在年花季節後種菜、種瓜的農夫大有人在。所以農民的身份其實不一定可以很二元定界定為「花農」/「菜農」,一位農夫可以同時兼營二者,而今日大家於媒體上見到個別農夫,他們以往都有種植切花或桃花的過去,當然唯有「農夫」這身份不變。

閱讀全文 香花夜話
發佈日期:

不要說農業「式微」,試著說種菜賣菜買菜也是生活的方式——《夕陽的光》作者周思中 X 編輯連安洋對談

周思中在《夕陽的光:誰說香港沒有菜園》一書,記錄了在香港本地農業所謂「式微」話語下,近幾十年間仍然在撒種的本地農民的汗水與熱情。香港農業的故事中,除了包括老農,還有農業產業鏈中的不同角色,例如蔬菜統營處、欄商、供港菜商、天光墟、副食品批發市場,以至新農/農青、不同規模和營運的有機菜園等。書中對本地農業發展的疏理,將日常生活買棵菜背後的農業運作顯影。如周思中說,農夫及農業,不止是外圍環境的受體,而是一直與生活及本地社會發展互動,因應環境條件作出令自己繼續存活的調整。

是次分享會,周思中將與本書編輯兼曾在生活館拍檔耕種的連安洋,談談書中的重點及精華部份,作為了解本地農業過去與現在的入門,並討論新農處境及於香港耕種的意義和願景。

閱讀全文 不要說農業「式微」,試著說種菜賣菜買菜也是生活的方式——《夕陽的光》作者周思中 X 編輯連安洋對談
發佈日期:

農資短缺又昂貴 肥料加價超過一成

對有機認證這件事沒有反感,但亦沒有需要申請所以無感。唯獨最近見到ORC黃煥忠又上電視講要為有機認證立法之類,再扣連起近日工作各樣沙石,總覺得要寫幾句。

近日大雨頗為阻礙田務,但也因為這場大雨,有時間稍稍休息;這個「休息」其實都是在工作,除了交回拖人半個月的稿、剪片、處理網站的bug,還需要補充各樣農資。

閱讀全文 農資短缺又昂貴 肥料加價超過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