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述

不是地霸:淺淡官地上寮屋 由農地牌照說起

在不同的反迫遷運動中,最受影響的大多是寮屋居民。這些寮屋有些位於私人土地上,有些卻位處政府土地上,於是有些人(主要是支持拆遷的群體)就會認為村民是「霸佔官地」。然而,這並不...

由大磡到東北,橫洲到乾坑:為寮屋去污名化

「寮屋」這個字,或多或少都會令大家聯想到非法搭建、簡陋建築,近年無論是東北、洪水橋發展或者元朗橫洲、大埔滘乾坑改劃等被拆遷的散村村民,卻大部分都居住在寮屋裡。到底寮屋是合法...

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

7月下旬某一日,午飯時間剛過了不久,米埔隴村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一部挖土機剷上了曾家後園的山坡,強行將一排六十呎的圍板拆下來。這是半年內第二宗被主流傳媒報道的強拆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