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中前行:橫洲村民心聲摘錄

過去幾日在網上和添美道現場,不少朋友都問:為何主流媒體似乎沒有甚麼報導橫洲和綑綁撥款的事情?直到撥款通過之後,媒體終於來到了現場,拍下村民通過撥款後的感受。但他們著眼的,都是星期五晚的小衝突、議會內的混亂場面。村民抗爭的畫面,他們的訴求,就只有過鏡的兩三秒鐘。

繼續閱讀 “荊棘中前行:橫洲村民心聲摘錄"

橫洲公聽會:為甚麼我要向應耀康抗議

公聽會上,市民和村民所質疑的是「為甚麼」橫洲公屋發展計劃要先剷除綠化帶而不先開發棕地,「為甚麼」一定要先向鄉事摸底。有關前者,房屋署署長應耀康只說「沒有說過不做第二期」,後者更只重覆交代摸底過程。

應耀康口口聲聲話已經有諮詢過城規會就是做了諮詢是不乎事實的:他沒有否認村民在會上提出,去年11月才知道需要收地的指控,也沒有反駁午夜入村張貼收地通知的事實,足以證明村民所言非虛。

繼續閱讀 “橫洲公聽會:為甚麼我要向應耀康抗議"

黃伯的一天

土地是人類在地球上唯一能賴以維生的空間,生活除了居住,更是利用生生不息的土壤,繁衍作物與後代。但在香港分配土地的權力,卻總是掌握在官商鄉一體的機器內,為了「發展」就利用不同手段,將過往一直使用土地的散村農民迫遷。

星期四上午,黃伯和協助義耕的傑仔再一次步出土地審裁處,裁判官再一次判黃伯敗訴,這場官司已經打了三年,他們屢敗屢戰,但也屢戰屢敗。

黃伯,也正正是大家熟悉的佔中大黃伯,七十年代來港後,在朋友介紹下在古洞麒麟村開荒。種花、種果、也種菜,至今50年,地主一直都未有現身,也沒有管理土地。不過,土地的交易一直在黃伯的背後進行。2013年,收購了土地使用權的長鳳貿易有限公司突然要求收地,黃伯也開始受到來歷不明的人士騷擾。

繼續閱讀 “黃伯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