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無論如何都為你留飯的地方就是家

馬寶寶農墟在十年寫下終章,雖然沒有參與馬寶寶開初的建設或營運,但對於我自己、個人來講,這個地方仍是意義深遠。新界東北不單止是一場自己參與過的運動,也是在這場運動、這些鄉村,開始了從事土地議題及農業。

東北運動改寫了很多人生命的軌跡、甚至是香港歷史的軌跡;然而亦因此,很多人在這場改變中傷痕纍纍,疲憊不堪。

閱讀全文 無論如何都為你留飯的地方就是家
發佈日期:

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二十多年前一個凌晨,古洞麒麟村傳來一陣巨響,剛好未睡的黃伯趕緊從家裡跑出來,「見到一個客家婆,從斜坡上面跌下來,我趕緊救起她。」

據資料顯示,黃伯在1979年修建了一道15-20呎高的斜坡和行人路,當時的黃伯住在麒麟村二十幾年,都未見過這種意外,事後他在斜坡上圍起欄柵,以免再有人墮坡。

閱讀全文 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發佈日期:

黃伯的一天

土地是人類在地球上唯一能賴以維生的空間,生活除了居住,更是利用生生不息的土壤,繁衍作物與後代。但在香港分配土地的權力,卻總是掌握在官商鄉一體的機器內,為了「發展」就利用不同手段,將過往一直使用土地的散村農民迫遷。

星期四上午,黃伯和協助義耕的傑仔再一次步出土地審裁處,裁判官再一次判黃伯敗訴,這場官司已經打了三年,他們屢敗屢戰,但也屢戰屢敗。

黃伯,也正正是大家熟悉的佔中大黃伯,七十年代來港後,在朋友介紹下在古洞麒麟村開荒。種花、種果、也種菜,至今50年,地主一直都未有現身,也沒有管理土地。不過,土地的交易一直在黃伯的背後進行。2013年,收購了土地使用權的長鳳貿易有限公司突然要求收地,黃伯也開始受到來歷不明的人士騷擾。

閱讀全文 黃伯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