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屋聚落的自主人生

與其說心存正義或為人抱不平,我覺得這份工作/「做村」的動力,在於通過組織工作與關係建立,可以走進別人的生活,看見其他為生存、安身立命的方式。

這幾年去過數以百計村落,然而洗村和家訪仍是落村是最基本和重要的必做工作,也從中體會土地正義和居住尊嚴,如何在家園或村落中具體實現起來。

繼續閱讀 “寮屋聚落的自主人生"

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按:本文所解釋的現況適合對寮屋有一定認知、想深入的朋友閱讀,初心者宜先了解寮屋政策基本背景)

租客一詞經常訴拆遷議題中出現,這個詞語不但介定了一戶人可以在制度裡獲得的安置補償,更是村內定義身份政治的重要詞彙。

不過在香港的寮屋區/農村裡,租客的定義非常多元,而每一種租客所面對的處境和社會經濟地位都有差異。

繼續閱讀 “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知行合一的實踐

收到阿祖的新書《香港人食香港菜》,有幸在裡面貢獻幾篇文字,感到使命重大,也希望不負眾望,讓更多讀者可以認識本地農業的小故事。

這六七年來在不同鄉村遊走,既執起鋤頭初探農務,更多時與受迫遷或發展壓迫的村民與農夫,嘗試對抗發展洪流。這些工作並不順利,大多數參與的鄉村最終都被推土機摧毀,執筆之時,橫洲村民繼續受著地政迫害摧殘。

繼續閱讀 “知行合一的實踐"

綠化地帶下的里山生活 被發展埋沒的人文價值

2012年開始,政府以覓地建屋為由先反改劃多幅綠化地帶(GB)及政府、機構及社團用地(G/IC),興建公營房屋或私樓。而在改劃政策下,多條位處市鎮邊沿的非原居民散村遭受拆村的威脅。當中大埔馬窩、乾坑村民今年已全部被迫離開家園,而橫洲綠化帶亦剩下鳳池村一帶村民負隅頑抗,屏山丹桂村坑尾、屯門井上村、馬鞍山村(上下半山),亦即將受到改劃迫遷。

繼續閱讀 “綠化地帶下的里山生活 被發展埋沒的人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