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正義得個講 鄉村農區被規劃

元朗南規劃經過8年時間的「三階段諮詢」,政府早前交出草圖予城規會審議,可惜理想中由下而上、地區為本的民主規劃,依然未見於元朗南草圖之中。

地政總署在城規會未通過新圖則前,已搶先在7月15日為發展區內人口進行凍結登記,此舉有違反過往慣例,政府以先登記後改劃方式,令到拆遷成為既定事實。

繼續閱讀 “程序正義得個講 鄉村農區被規劃"

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改劃通告趕走花甲老農

坪輋元下村近幾十年起了很多新村屋落成,旁邊的珍記農場還是一如以往日復日地孕育著各款農作物。珍姐夏天在網棚種的菜芯,最近仍然受到很多的推介和欣賞。

「現時比較多散客,有些會入農場買,有些會交畀個女出火車站交收,或者農友幫手散貨。」在本地農產品受到追捧的日子,珍姐生意也很平穩,但因為疫情關係,返鄉的工人未能回港工作,所以珍姐還是要親自落田打點一切。

「老實話你知,我做這一行幾十年,好話唔好聽由阿媽個肚入面做到今日,雖然不會發達,但還是餓不死。」

然而,這個農場即將面臨不可逆轉的破壞。城規會收到地產商申請,將珍記農場農舍和水井所在的土地,連同周邊的農地改劃。

來到坪輋,珍姐娓娓道來一輩子在農田耕作的日子。

繼續閱讀 “默默耕耘四十載 一張改劃通告趕走花甲老農"

迫遷下的井上人語

屯門是香港西北部最大的新市鎮,不少土地都是填海得來。不過濟哥(音:擠)說,他小時後由家裡出門口,沿符禮修路走落青山道,就已經是海邊。

「甚麼置樂花園、安定邨、友愛邨,以前全部都是海。」五十來歲的濟哥,家在屯門井上村(井頭上村)。自出世起,一直都在井上村生活:「我真的是在井上村出世,不是在醫院。當年我媽生我時,都是在附近找執媽(穩婆)接生……所謂的執媽,都是對生仔比較有經驗的婦人。」

繼續閱讀 “迫遷下的井上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