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段路

橫洲黑幕事到如今,村民已輸到無得輸。政策寫過太多次,書又出埋,再寫得多都無人想再睇。

並非覺得自己偉大,反而是覺得自己渺小。搞學運到搞社運,缺乏生活經驗的組織者,被批評是少爺兵也不無道理。被迫走上運動前線的街坊,面對置家機器的壓迫、也像一般人一樣面對生活壓迫。剛好今日走過了5年,仍然堅持當日的信念和意志。

繼續閱讀 “最後一段路"

當大眾小確幸遇上橫洲收地鄉愁

這幾年已很少睇非時事節目(其實最近連時事節目都少睇),若非農友阿祖做節目主持,節目有觸及LGBTQ議題,《調教你男友》這類節目,齋睇個名,不能吸引眼球。

節目是好睇的,除了有些鏡頭例如殺生實在很不必要,其他內容也很清新,有愛。

但這些內容,共居室友和自己不約而同地認為難有共鳴。這些沒有共鳴並非因為對愛情的想像不同,更大的差異是,好像已經無法再理解「普通人」的世界,也無法明白那些平凡小確幸如何令自己快樂。

繼續閱讀 “當大眾小確幸遇上橫洲收地鄉愁"

政府不仁迫遷橫洲村民 曲解耕住合一發配邊疆

強行收地、迫遷平民,這種不公義在世界各地仍不斷發生。看到彼岸台灣土盟的朋友,與南鐵地下化工程受影響的居民擋拆的畫面,不禁想起橫洲下星期三,即將上演同樣的悲劇。

諷刺的是,地政處表明29/7一定會拉封條,另一方面為讓村民盡快離開,昨日(22/7)才安排居民視察「特殊復耕計劃」的土地。

繼續閱讀 “政府不仁迫遷橫洲村民 曲解耕住合一發配邊疆"

心之所在 身之所在 橫洲反迫遷五年記

今日橫洲村民將會上刑場,主體工程和平整的撥款的議程,將會排在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之後在財委會審議。

可能你會問,橫洲撥款唔係已經通過左咩?

可能你會問,咁村民會唔會出去打呀?

可能你會問,點解搞左三次大樹菠蘿節,已經最後左三次啦喎,今次係咪堅?

繼續閱讀 “心之所在 身之所在 橫洲反迫遷五年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