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海產打沉本地漁民 轉型休閒知易行難

經過兩次大規模死魚事件,以及颱風山竹的打擊,不少養魚戶只能夠重新以傳統方式捕魚,魚獲先放在魚排暫養,直到可以出售時就會賣給魚排區內的魚販。

陳繼喜是大埔鹽田仔(東)的老養魚戶,雖然有轉型做休閒垂釣,但為了維持生活,仍會出海打魚。

繼續閱讀 “進口海產打沉本地漁民 轉型休閒知易行難"

收緊魚排規管 老漁民投降

海魚養殖是香港三大漁業種類之一,養魚戶會在風浪較少的海灣上設置魚排,懸掛的魚籠網箱養殖海魚,根據漁護署2016年數字,香港現時有26個魚類養殖區,面積共209公頃,持牌海魚養殖者大約900人,大部分養殖場為小規模的家庭式經營,估計每年產量達1000公噸,約佔本地活海魚食用量的5%。

不過這個行業,最近面對重大的挑戰,首先是海魚市場日漸飽和,魚商大多數都依賴外地入口的海魚,作為最重要的海鮮來源;而環境因素和漁業政策,亦都令到養魚戶的經營日漸困難。最新政府打算修改海魚養殖條件,更加令到本地漁排面臨被全面取締的困境。

繼續閱讀 “收緊魚排規管 老漁民投降"

讓日光繼續照亮海島

大嶼山與維港之間有座小島,名字有幾個。正式的名稱「周公島」記念首位登島的周某,副名與英文名「日光島」(Sunshine Island),林志毅(林伯)認為最初是日軍佔領時改的,寓意「日本的光芒」。

這些說法是否可信,都無人知曉。不過如果連林伯都不知道,全香港應該也沒有太多人會了解這座小島的故事。它位於喜靈洲東北角,聽說以往居民不少,全盛時期過百戶人,大多以農業維生。由於基建缺乏,無水無電無碼頭,村民漸漸離開;但林伯卻逆流而上,與周公島結下四十幾年的不解緣。

繼續閱讀 “讓日光繼續照亮海島"

我們的失敗

渡輪由中環開出,經過青洲與交椅洲的水域除除開往港外。雖然少去離島,但市區與大嶼山之間的那片海依然令人難忘。略帶一點鹹味的海水濺上船身,緩慢的船速與城市急躁的節奏強烈對比,在香港這高度資本發達城市的正中央,原來我們還有慢一點的選擇。

繼續閱讀 “我們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