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屋聚落的自主人生

與其說心存正義或為人抱不平,我覺得這份工作/「做村」的動力,在於通過組織工作與關係建立,可以走進別人的生活,看見其他為生存、安身立命的方式。

這幾年去過數以百計村落,然而洗村和家訪仍是落村是最基本和重要的必做工作,也從中體會土地正義和居住尊嚴,如何在家園或村落中具體實現起來。

繼續閱讀 “寮屋聚落的自主人生"

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按:本文所解釋的現況適合對寮屋有一定認知、想深入的朋友閱讀,初心者宜先了解寮屋政策基本背景)

租客一詞經常訴拆遷議題中出現,這個詞語不但介定了一戶人可以在制度裡獲得的安置補償,更是村內定義身份政治的重要詞彙。

不過在香港的寮屋區/農村裡,租客的定義非常多元,而每一種租客所面對的處境和社會經濟地位都有差異。

繼續閱讀 “誰是寮屋「租客」?——辨識寮屋區內不同租賃關係"

非人住屋登記二度延長 實為變相凍結人口方便地政收村

地政總署今日公佈非人住屋自願登記計劃的限期,將由本月底月31日延期一年至2021年10月31日。

這已是計劃第二次延期,登記期間本來在2019年10月31日便屆滿。與此同時,當局亦放寬了2016-2018年期間入住非人住屋的居民,亦可進行登記。

繼續閱讀 “非人住屋登記二度延長 實為變相凍結人口方便地政收村"

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

隔岸南鐵擋拆勾起了昔日馬屎埔、橫洲抗爭的回憶,雖然今日香港應該已容不下這種抗爭空間。

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媒體只會將強拆與擋拆的肢體衝突放大;對土地徵用制度的不理解,也不願聆聽被壓迫者的訴求與理據,拒絕理解金錢和安置以外,家園對人的價值,也拒絕相信支援者完全出於對社會公義的理想追求。

相比起媒體上影到的幾十秒畫面,土地運動與所有議題一樣,組織工作才是參與者最花心思和時間的參與。同時,這也是最容易被在眼裡只有錢的世界所誤解和曲解的工作。

過去一年,土盟組織者主動進入了牛池灣、竹園開展組織工作,亦藉此想講清楚事件的政策背景。

繼續閱讀 “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