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

隔岸南鐵擋拆勾起了昔日馬屎埔、橫洲抗爭的回憶,雖然今日香港應該已容不下這種抗爭空間。

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媒體只會將強拆與擋拆的肢體衝突放大;對土地徵用制度的不理解,也不願聆聽被壓迫者的訴求與理據,拒絕理解金錢和安置以外,家園對人的價值,也拒絕相信支援者完全出於對社會公義的理想追求。

相比起媒體上影到的幾十秒畫面,土地運動與所有議題一樣,組織工作才是參與者最花心思和時間的參與。同時,這也是最容易被在眼裡只有錢的世界所誤解和曲解的工作。

過去一年,土盟組織者主動進入了牛池灣、竹園開展組織工作,亦藉此想講清楚事件的政策背景。

繼續閱讀 “呼應時代的基層組織工作"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下星期迎來介入這三條村以來的最大挑戰,早前同區議員夾了迫地政開簡介會,交代自願寮屋登記的安排,亦為此在牛池灣進行了兩次徹底洗村。

在洗村結束時問在場來幫手的朋友,有誰願意加入居民小組。現場不少人都從事/過組織工作,你眼望我眼心知這是燙手山芋。不是有輸掉選舉的壓力,一班不完全相識的人、託負幾百個家庭未來生活的重任,不是胡亂認投。

這也是一種社區工作嗎?與這個星期熱熱鬧鬧的大南街社區迷思相比,三個寮屋區清拆事件可算十劃未有一撇,居民會內容也集中於一項幾乎只有寮屋居民才關注的事情。

繼續閱讀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非人住屋自願登記下月終止 牛池灣竹園村民無資訊 地政簡介會拖足村民一年半載

政府正在研究牛池灣、竹園及茶果嶺三個市區寮屋鄉村重建,預計2025年收地、2021-22年進行人口凍結登記。三個區域的居民組成非常複雜,居住條件十分參差,所以居民都有不同訴求。不過大多數居民都會對現行的寮屋安置補償制度感到不滿,而牛池灣、竹園的原居民群體亦都有待當局再回應其身份問題。

由於資源所限,民間團體對今次事件的介入仍集中在牛池灣及竹園鄉(竹園聯合村)。土地正義聯盟2019-2020年間進行了多次洗村工作,最新一次在9月23日聯同多個民間團體進行。除了為街坊提供其他友好轉贈的防疫物資和月餅之外,亦要將下週二晚在彩虹邨舉行的居民大會宣傳。

繼續閱讀 “非人住屋自願登記下月終止 牛池灣竹園村民無資訊 地政簡介會拖足村民一年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