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牛潭尾

假如風光褪色,農業並不自然美麗

一年兩度的粟米收成即將來臨,也代表今個季度的種植已經過了一半。今年農場多個字號合力種植粟米,可惜因為授粉期間遇上風暴及連日大雨,令到收成不及當初預期;而在即將收成前幾日,也...

烏雲蓋頂、推土機前,種出鮮甜粟米

時間轉眼來到11月,自己有份種的第四造粟米即將進入收成期。不過整個香港近幾日都烏雲蓋頂,不時刮風下雨,即使捱過幾十年一遇的11月颱風,陰天減低花粉活性、大雨也阻礙授粉,種出...

因人而異與因地制宜的農耕模式

時間來到10月中,天氣終於轉涼,秋播亦已經展開兩個月,而各路農墟都逐漸回歸。現在每個星期塊田仍然只出洛神花,一兩星期後希望有菜見街。

拆遷之後 耕種有時

地政收地後一日,權哥和強哥回去到古洞木廠外沒有結果地等候,默默看著經營大半生的木廠、以及廠裡值錢物品被地盤工人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