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由鴻福街的日光到大龍村的星空,城鄉組織者迴異的形態與存在

日頭去土家睇 社區文化關注 (Community Cultural Concern )紀錄片(aka宣傳片),不同年代的組織者回顧組織與社運參與的經歷;晚上與Elise組織了一群鄉郊友好互動,同一個星期日、同樣是組織工作,組織者之夜那些「鄉事派」的分享、體會甚至語言同日間的「市區派」截然不同。

閱讀全文 由鴻福街的日光到大龍村的星空,城鄉組織者迴異的形態與存在
發佈日期:

直指其非 vs 留一線 NGO同工的不問不說

做社區、NGO工作的圈子大極有個譜,外間常常有人挖苦,做來做去都係果幾個人,深水埗某活動搞手又會在某農田耕種、西貢乜乜店的朋友又經常出現在上水(只是亂舉例,不需要對號入座)。所以當這一年不斷以具名、實名、指名道姓地針對一些團體或個人批評,總有人耳語質問,其實使唔使咁串咁絕?他日人地轉工,到時咪冇得傾?既然各有各做,又有無需要開名鬧?

閱讀全文 直指其非 vs 留一線 NGO同工的不問不說
發佈日期:

短休後記——與年輕社工同學的對話

在嶼南短休兩天後重返工作崗位,被突然安排帶社工同學行村,也進行一連串針對組織者角色、崗位、意識、立場的大辯論。初出矛蘆的同學們表現尷尬,天氣破壞行程也十分無癮。

在三村的工作,自覺是搭台讓尚有意志參與土地運動的朋友進入,多過想做村民組織搞CD。而幫人充權、捍衛權益、促進對話,也非目標。

立場鮮明地介入,吸了同路人同時也擋走異見者。社工們對此明顯非議不少,但再講白兩分,我們又不是社工,帶著意志來找同路人一齊行,理念不同的人何必強求?

閱讀全文 短休後記——與年輕社工同學的對話
發佈日期:

收政府/市建局錢 就咪扮可憐

話說最近有個ig page @egg.waffle.hk ,據聞團隊成員包括了一些供職於市建局社工隊的社工。本來只在友儕間傳播,第一篇文寫裕民坊,「重建總有利弊之處」的曖昧行文,加上灌滿情感的溫情小故事。如果不知團隊背景,睇完或者都可以給予鼓勵兩句。

第二篇文就睇到好唔開胃了,署名查理和社大人的作者,將《市區重建條例》簡介兩轉,然後寫寫制度不公。話峰一轉去到文末,以「行禮如儀」形容天星皇后、反高鐵及其他「反對重建人士」,雖然文章也是指出溫和與激進的手段,在不民主體制下很難有成果地爭取。

閱讀全文 收政府/市建局錢 就咪扮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