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買不到的一餐 可以做的事情

去年11月晚茬收米同時(甚至是同一日)接受了兩個訪問,剛好這兩個訪問都是同一個電視台, Now News – 新聞是報導北部都會區對現有農戶的影響,而剛剛出街的 ViuTV 、The Sumerian Studio 節目《買不到的一餐》就同 新興農場。牛潭尾信心米負責人Mole及 YoshiYu余逸思講種米。

閱讀全文 買不到的一餐 可以做的事情
發佈日期:

禾頭

用鐮刀割下禾穗和禾桿草,然後在打穀機或禾桶脫穀,得出的產物有穀粒,還有禾桿草。

穀粒經歷曬米、風選、碾磨之後成為糙米或白米,而禾草用途就更廣泛,一出禾草農友都會拿去做覆蓋,或者留來還田都不錯。

閱讀全文 禾頭
發佈日期:

有種人 有種米

金黃色的稻田蓋上白紗,距離今年晚茬稻米收割剩下十日不夠,無論收成如何,種米好像已成為每年必定經歷的習慣,春天開耕插秧,盛夏收米馬上再插秧,秋收後才告一段落。

幾年過去,NGO主導的米田愈來愈多,同時想參與這種「體驗」的人也愈來愈少;牛潭尾即將舉行收米活動,或許是最後一次公開進行的收割活動,之後慢慢轉型供團體組隊承包,減輕招收活動時的行政成本。相比做活動行政,心神還是比較想放在耕田上。

閱讀全文 有種人 有種米
發佈日期:

扣連老農青農的香港稻米 小磡村黃華粘收成在即

種植太陽花及各種年花的小磡村信芯園,今個夏天第二茬太陽花漸漸再次盛放。然而本身可生長至人一樣高度的「傲雪」向日葵,受到天氣影響比預期矮細;與此同時,農舍最近又被業主收回、部分田地又面臨新田發展。

在這片不穩定的農田上,信哥一如以往種了一斗稻米。以香港本地米平均斗產不足150公斤的數據來看,所以大多數在本地從事稻米種植的單位,甚至漁護署在推廣米種時,都是以收費活動規劃,而非追求產量。對信哥、信芯園來講,種米更大的理由,是希望通過這種香港農業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的作物,將幾代本地農民緊緊連繫。

閱讀全文 扣連老農青農的香港稻米 小磡村黃華粘收成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