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ck組織者

常常都被人問,村組織工作具體是做甚麼?

這星期的工作行程算很典型:收到新的改劃消息後,幹事會先進行一次單獨的洗村工作,了解居民背景、地理環境,我們也會嘗試與村民保持聯絡,並派發單張和迫遷手冊以供參考,離開前做些定位記錄。

繼續閱讀 “Backpack組織者"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下星期迎來介入這三條村以來的最大挑戰,早前同區議員夾了迫地政開簡介會,交代自願寮屋登記的安排,亦為此在牛池灣進行了兩次徹底洗村。

在洗村結束時問在場來幫手的朋友,有誰願意加入居民小組。現場不少人都從事/過組織工作,你眼望我眼心知這是燙手山芋。不是有輸掉選舉的壓力,一班不完全相識的人、託負幾百個家庭未來生活的重任,不是胡亂認投。

這也是一種社區工作嗎?與這個星期熱熱鬧鬧的大南街社區迷思相比,三個寮屋區清拆事件可算十劃未有一撇,居民會內容也集中於一項幾乎只有寮屋居民才關注的事情。

繼續閱讀 “詰問社區——速行大南街觀察與介入牛池灣危機後記"

百斤稻米 見證成長

小磡村對上一次有稻米收成,是2015年。當年的米田位於今日第四期花田位置,收割得來的稻米,回饙受新界東北發展影響的長者。

2020年,土盟成員、耕種小隊與支援者抱著同樣的信念,來到小磡村,由日頭收到夜晚,收割約120公斤濕穀,稍後將會運到牛潭尾信心米團隊所在的新興農場曬穀及打磨,扣除自用及留種後,將會贈了受東北發展、橫洲收地影響的村民、長者。

繼續閱讀 “百斤稻米 見證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