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追月相聚 微光前行

追月的黃昏, 九龍三村寮屋支援組 再次在牛池灣村派月餅、小朋友畫畫和食湯圓過追月夜,這是支援組在村過第二個中秋。

參與的村民不太多,前來的街坊還是抱普滿滿疑惑,多過歡度中秋的感覺:收到房署信件、自願登記如何安排、上樓資格如何之類。政策無新意,問題仍是那一大堆。

閱讀全文 追月相聚 微光前行
發佈日期:

由鴻福街的日光到大龍村的星空,城鄉組織者迴異的形態與存在

日頭去土家睇 社區文化關注 (Community Cultural Concern )紀錄片(aka宣傳片),不同年代的組織者回顧組織與社運參與的經歷;晚上與Elise組織了一群鄉郊友好互動,同一個星期日、同樣是組織工作,組織者之夜那些「鄉事派」的分享、體會甚至語言同日間的「市區派」截然不同。

閱讀全文 由鴻福街的日光到大龍村的星空,城鄉組織者迴異的形態與存在
發佈日期:

當現實只能負隅頑抗,介入社區做還可以實現到「自己」的部分嗎?

地政漁護土木突襲蕉徑彭屋,為2021年的粗暴收地潮打開缺口。市建局於裕民坊收地同樣以陰招清場。而橫洲最後幾戶居民、緊屎埔、古洞等村,預計政府也會以更強硬手段收地。

閱讀全文 當現實只能負隅頑抗,介入社區做還可以實現到「自己」的部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