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白蟬季末

不少本地花農在夏季會休息,但「休息」不代表完全放任農田生草,除非聘用工人需要一定量產,否則原本種劍蘭百合的農田,大多數都會種植一些夏季蔬果。有些會種幾行冬瓜,也有些會種齊「夏季三寶」。當然,大多數都是自用,少部分交予熟客或行山客。

閱讀全文 白蟬季末
發佈日期:

本地年花最新市場狀況

本年度的賀年年花銷售進入高峰期,花墟每晚都有不少花農及花商在此向各區花店批發。由於年廿五開始警方已經封鎖花墟一帶道路,同時新界本地花農批售市場因疫情未有舉行,花農被迫於太子道西、基堤道一帶落貨。而警方定時定候亦會在太子道一帶趕車,無論是交貨的花農抑或買花的店主十分狼狽。

閱讀全文 本地年花最新市場狀況
發佈日期:

夜闌人不靜 本地農民花墟負隅頑抗

早前分享過,本地花農在花墟已經日漸邊緣化,不過對公眾來講,日間見到的花墟睇來睇去都不見有花農蹤影,到底哪一檔才是真正的本地花農?花農又是如何在花墟賣花?

無論「地產地銷」有幾流行,畢竟不是每個農場都有資源或條件搞開放,就算有,逐支花賣,要幾日才能賣走數以萬計的花?所以對花農來講批發仍然是最穩陣的出貨途徑,而花墟就是一個聚集花農、花商、各區花店、街市檔口的地方。本地花農主要在過年期間才出花墟,即使是比較著名農場,只要有能力和時間,農夫都會出花墟。

閱讀全文 夜闌人不靜 本地農民花墟負隅頑抗
發佈日期:

流浪者之歌迴響花墟 遊走界限街與水渠道的香港農民

無論農曆新年、抑或情人節等日子,花墟總是被擠得水洩不通,作為香港最著名的鮮花墟市,花農的角色卻日漸淡化。到底本地農民會否告別花墟?花墟又是如何形成的?通過整合花農口述,簡單回憶這條小街道的百年賣花歷史。

閱讀全文 流浪者之歌迴響花墟 遊走界限街與水渠道的香港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