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士紳化的思考筆記

這半年去了三四次深水埗,一如以往都是去鴨記睇攝影嘢(毒),也會去高登睇電腦、新高登或深之都研究收音咪Podcast(毒)。但如非《星期日明報》的文章,都沒有意會到大南街變了超紅的文創(文青)基地,甚至連一拳書館開幕時也只覺得只是貪平租。

而今日風火山林有一篇文章,其中一間文青店Storerooms(展覽場地?我不太知道如何name這種地方)舉辦了一個蝴蝶標本展,原來很多由外地運來香港展出的標本都是非自然死亡、甚至可能來自標本蝴蝶繁殖場。

我大概沒有想像過深水埗變了如斯模樣,甚至明明自己都有路過卻也不發現這種轉變。

繼續閱讀 “大南士紳化的思考筆記"

程序正義得個講 鄉村農區被規劃

元朗南規劃經過8年時間的「三階段諮詢」,政府早前交出草圖予城規會審議,可惜理想中由下而上、地區為本的民主規劃,依然未見於元朗南草圖之中。

地政總署在城規會未通過新圖則前,已搶先在7月15日為發展區內人口進行凍結登記,此舉有違反過往慣例,政府以先登記後改劃方式,令到拆遷成為既定事實。

繼續閱讀 “程序正義得個講 鄉村農區被規劃"

「新農業政策」:農業園道路工程逼走農民 常耕地農夫繼續擔驚受怕

地政總署8月尾撤銷蕉徑農業園道路工程範圍的批租租約,並即將展開青苗補償等收地程序,清除農作物和雜物,申訴期限將於9月10日屆滿,響起蕉徑農區的警鐘。農業園未起,推土機卻要先將農田推平變石屎路,實在諷刺。

繼續閱讀 “「新農業政策」:農業園道路工程逼走農民 常耕地農夫繼續擔驚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