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烏克蘭農民家書

在戰火下的烏克蘭,除了平民受到俄國軍隊的威脅,農業生產活動也陷入停頓。荷蘭農民Kees Huizinga過去20年一直在烏克蘭中部城鎮Mankivka Raion耕種,在安頓好家人後,留在烏克蘭嘗試繼續種植。這一段訪問翻譯,源自於Kees在3月1日向Global Farmer Network訪問投書。

Kees在這篇文章寫成數日後已離開烏克蘭,回到荷蘭後相繼與荷蘭外交部長、農業部長及國會議員會面,向荷蘭政府講解烏克蘭被入侵後對中歐以至全球農業的影響。

閱讀全文 烏克蘭農民家書
發佈日期:

不是苦主

環迴公路沿途橫風橫雨,無洗過的車都能徹底沖刷一番,未免太誇張。以前即使已經參與土地農業工作,會知道在大家期許颱風停工時,農夫要面對卻是更多工作和善後,但畢竟都是別人的事,自己實際上不是要付出的那位。

颱風在「北部都會區」計劃公佈後來襲,元朗今日長期落超過300mm雨,今次那些憂慮完全發生在自己身上,已做好全軍覆沒的心理準備。剛落種的田應該要由頭做過了,定植了的作物就要看開田時有否做好去水、支架有無搭得穩陣,彷彿是一場對自己技術的突擊考試。不及格的話,由頭做過。

閱讀全文 不是苦主
發佈日期:

牛潭尾慣行耕作的老農們

在「元朗絲苗」沒落之後,牛潭尾地區依然是農業種鎮,農夫通過「新攸菜站」生產很多值得牛潭尾人驕傲的農產品,直到今日依然傳頌至今。

不過,今日香港農業受著的競爭比以往大,土地也很多不確定因素。看起來浪漫的文青工作,還是有很多困難和無奈,未被察覺太多。

閱讀全文 牛潭尾慣行耕作的老農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