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面對野豬,我們無法坦然承受

農墟既為賣菜,也為連結。在農業失語的社會,失收並不是一種被理解的事情,尤其因為野豬侵襲失收。我們明白社會大眾對野豬生命的重視,可是站於生計的立場,沒有太多農友可以坦然接受作物被野豬蹂躪的事實。

閱讀全文 面對野豬,我們無法坦然承受
發佈日期:

再再再寫野豬:里山之下無野豬

這個星期寫了幾次野豬,除了個人觀點之外,也希望將農友各種為防治野豬的手段呈現公眾。有朋友問,那到底農業界對於人道毀滅、狩獵野豬是支持還是反對?

相信今次事件成為不少朋友再次關注本地農業的契機,事實上農業界對野豬的觀點極度多元,單單是如何經營農場、採用怎樣的農法,就已經左右到農夫對野生動物的觀點。我不認為所有農夫都認同人道毀滅或狩獵,但正如昨晚的短片所言,在「最後手段」之前到底政府和社會付出了幾多,去盡力達致平衡呢?

閱讀全文 再再再寫野豬:里山之下無野豬
發佈日期:

人道毀滅野豬 就能解決野豬問題?

最近不少農場都匯報被野豬破壞農作物,同時亦有進入市區的野豬撞傷警員後墮斃。漁護署今日突然宣佈將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及把捕獲的野豬人道毀滅,以減少野豬數目及野豬滋擾。此舉引起不少討論,今日返到農場又見到被野豬摧毀農作物的足跡。

獵殺行動只針對市區進行,署方基於甚麼事件和原因大家心中有數;但長年受到野豬問題困擾的農戶,卻除了在上月底舉行一個野豬防治講座外就無甚幫忙。

閱讀全文 人道毀滅野豬 就能解決野豬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