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橫洲寫一封給土地的家書

清晨六點,叫醒我們的是四面八方的鳥鳴,睡眼惺忪之際走出據點守候不知會否出現的地政人員。吃過街坊造好的簡單早餐後,幫手運送防禦工事或拉電線,又或者去鄰家看看農作物生長,晚上就到村民家裡黐餐或一起食飯,這是過去三日夜宿巡守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