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維權路漫長

上星期被農夫恥笑:妖,唔識泥土嘢,守護乜鬼嘢土地啊。

確實,農藝非我所長,書寫農事並不容易。無論農具使用、機械知識、植物生長理論,要學的事情還有很多,藉著書寫去記低農夫的知識,當是自用筆記也好,開心分享也好。

不過「面對拆遷」這件事情事情,卻不幸地被認為自己的專業。元朗南城規申述今日截止、然後珍記農場15號又截止、昨晚同某村村長村民開會同時,又收到黃大仙區議員通知,下星期會召開一場關於牛池灣和竹園聯合村的會議。還未講自己好少參與的九龍城重建,也剛剛在9月8日完諮詢。

打入土盟熱線求助的人有時很少,有時兩日要走三四條村。可以做到的事情也不多,除了陪伴,也希望在陪伴的過程中使街坊對抗發展的力量更強大,可以在裡面有所成長、可以支其他鄉村。

總有人好奇,為何這些城市偽文青要參與土地運動?我們不是農業專材,但深深受到土地捍衛者和農民的努力而感動,我們可做的,就是努力改變這個社會,成為可以讓村民農友安身立命的地方。

無論手藝幾精、工藝幾好,推土機一到,見過幾多風浪的老人家都不禁愁眉苦臉。粗暴的規劃、落後且偏重財團的土地制度,幾十年來殺死幾多生命、滅絕了幾多社區、幾多農田?

橫洲村民已持續多年的抗爭,仍未言退

也正正是這種不公義的仍然存在,每位夥伴還是有頂硬上的動力,在新界大大小小的拆遷事件裡,與受壓迫的人民一起反抗。既是要忠於自己對土地的承擔與堅持,也希望告訴社會只有落真真正的民主規劃,才有公平公義、不會偏側財團的土地分配。

或許我們的創意或表達都未必做到有趣和入屋,然而我們認為正在呼籲大家關注的事件,確實是需要更多人挺身而出,捍衛土地公義和居住人權;關注本土農業之餘,更要認識到土地規劃不當的弊端。

長遠而言,必須制定明確的農業優先地區政策,限制優質農地必須保持農耕用途,保護現有農地及水文資源。坪輋珍記農場所面對的危機,正是源於農友在政策上沒有反抗之力而發生。請大家發聲,捍衛這個為香港人提供新鮮本地蔬菜的農場,也向社會表達爭取民主規劃、農地農用、城鄉共生的決心。

珍記農場的故事:https://hamlets.land/2020/09/04/chun-kee/

認識「新農業政策」:https://hamlets.land/2020/09/08/tsiukeng/

初探「農業優先區」:https://landjusticehk.org/2020/09/09/y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