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鴻福街土家最後探戈

《基進》曾經駐紮土瓜灣一年,去土家打躉成為了當時的習慣,間中也會借場做私人放映或講座,土家、CCC的年輕組織者也是經常合作的夥伴,也認識了維修香港的成員。

土家在鴻福街的日子在倒數中,當然這不是土家的終結,但土家、維港與CCC在這裡的實踐告一段落,卻是不爭事實。如果日後才參與這些團體的人,都沒有機會參與土家在鴻福街的日子,實在失色。

都市更新和拆遷本來是中性詞彙,可是在香港,當權者和財團借這些詞彙去消滅舊區的生活方式和階層,令到社區庶民文化漸漸流失、草根賴以為存的網絡瓦解。沒有議價能力的基層或租戶的生活經歷不被當權者肯定,沒有機會參與在改善生活的過程,只能選擇離開。

土家沒有成功保留這個社區,也可能沒有喚起太多人對市區重建的反思,但不代表這七年過得毫無意義。即使沒有恆常地參與,但在那些相片和文字間之間、以及在老店結業時被搶救下來的舊物,只要是曾經與這個社區有丁點連繫,都會勾起一頁又一頁的回憶。

年初蕉徑、橫洲、觀塘輪流清場,古洞、馬屎埔和土瓜灣亦即將收地;上星期告別馬寶寶,今日到濃作物、土家,稍後又會有鄉村面臨清拆。今年告別的人事物太多,而且我們都知道今次道別,就沒有機會再見。

但人還是會/還是會有人繼續為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而實踐,這件事跟成敗不太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