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烏克蘭農民家書

在戰火下的烏克蘭,除了平民受到俄國軍隊的威脅,農業生產活動也陷入停頓。荷蘭農民Kees Huizinga過去20年一直在烏克蘭中部城鎮Mankivka Raion耕種,在安頓好家人後,留在烏克蘭嘗試繼續種植。這一段訪問翻譯,源自於Kees在3月1日向Global Farmer Network訪問投書。

Kees在這篇文章寫成數日後已離開烏克蘭,回到荷蘭後相繼與荷蘭外交部長、農業部長及國會議員會面,向荷蘭政府講解烏克蘭被入侵後對中歐以至全球農業的影響。

Kees 與荷蘭官員及國會議員會面

當我成為一名農民時,我知道我必須對糧食生產的傳統敵人發動一場比喻性的戰爭:害蟲、雜草和病害。

但我沒想到會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真正的戰區,身邊有一個致命的敵人。

然而,這就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發生的事情,我在那裡種植莊稼和飼養牲畜。

我和我的家人在該國中部附近居住和耕種,位於Uman市以北一點——這是俄羅斯襲擊的具體目標,因為這裡有彈藥庫。星期四(2月24日)炸彈落下時,我家的門窗嘎嘎作響。我們看到遠處升起了濃煙。我們聽到頭頂上火箭的轟鳴聲。

我的妻子和孩子逃離了的農場,投靠我們在羅馬尼亞的朋友,而我一直留在農場。

在我書寫的時候,一切都很平靜,但我不希望他們保持這種狀態。轟炸隨時可能再次發生。在這次再修改文章的一刻,Uma發生了爆炸。

作為烏克蘭一個不起眼的農民,在此僅向全世界的人民懇求:請要求你們的政府,阻止這場由殘忍和渴望權力的獨裁者普京發起的魯莽戰爭。

烏克蘭沒有做任何事情來承受這樣的命運。自冷戰結束和蘇聯解體以來,我們一直努力與更廣泛的國際社會和平與和諧地生活。我們力求發展文明民主。雖然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我試著盡我的一份力。當然作為一個農民,我與權力的殿堂相去甚遠,也不懂政治或外交。

然而,在像烏克蘭這樣的農業國家,我的工作是養活我的國家和世界。

在我們的農場,我們每天擠奶 2,000 頭奶牛,也在農地裡種植小麥、大麥、油菜花等。雖然只是冬天,但我們在田裡施氮肥。而春耕種植通常在三月底或四月初開始。

我不知道今年是否有可能落種子,因為我連下一個小時都不知會發生甚麼事,何況明天、下週或下個月。

我知道應該將如何餵養我們的奶牛。我們手頭有食物,但我們可能不得不降低我們的飼料比例(feed ratio),以便我們的供應持續更長時間,但這會降低我們的生產量。

世事難料,但我肯定的是:如果像我這樣的烏克蘭農民不能工作,我們的危機將變得難以忍受。

我們有韌性,我們知道如何度過艱難,包括乾旱和其他天氣挑戰。正如世界各地一樣,正在擺脫一場擾亂勞動力市場和供應鏈的大流行病。

然而,戰爭構成了更大的威脅,傷亡的報導愈來愈多。隨著俄羅斯人將坦克開進我們的城市,死亡人數可能會飆升。軍事衝突將破壞一般人的生活。我從東部和南部的其他農友那裡得到的信息是,俄軍正在不同城市包圍著他們。

當地鄉村村民為留軍製作肉食

隨著人們逃離戰區,我們可能會面臨人道危機。難民將需要住所和食物。不能保證他們會得到它。在撰寫本文時,烏克蘭西部正在返立第一個難民營。

歷史警告我們一種可怕的可能性。 1930 年代,烏克蘭遭受了一場大饑荒,在烏克蘭語「Holodomor」中,大饑荒的意思是「餓死」。當時,蘇聯統治者史太林試圖通過對烏克蘭造成人為的飢荒來鎮壓獨立運動,數百萬人死於今天許多人認為的種族滅絕行為。

烏克蘭是一個農業糧倉,沒有人應該挨餓。,我們擁有比任何其他歐洲國家更多的耕地。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向日葵和葵花籽油出口國、世界第二大大麥生產國、第三大粟米生產國,以及全球領先的薯仔生產國。

據一項估計,烏克蘭可以滿足 6 億人的糧食需求。這對於一個擁有 4400 萬人口和大約 35,000 個農場的國家來說已經相當不錯了。

如果我們離開全球市場,食品價格將到處上漲。通貨膨脹已經在傷害世界各地的一般消費者,但現在情況會惡化。

這意味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突如其來的入侵不僅僅是烏克蘭的問題,也對地球上每個人的威脅,俄羅斯襲擊了我們所有人。

你會在這個時刻與烏克蘭站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