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ang

牛潭尾慣行耕作的老農們

在「元朗絲苗」沒落之後,牛潭尾地區依然是農業種鎮,農夫通過「新攸菜站」生產很多值得牛潭尾人驕傲的農產品,直到今日依然傳頌至今。 不過,今日香港農業受著的競爭比以往大,土地也...

芙蓉山村迫遷事件 折射基層居住權未得彰顯

當公屋落成又遠遠落後長策目標,政府卻堅持繼續向地產商、中港財團賣地,一個正常單位的租售市場,早已沒有基層市民能負擔的盤源。不少未及輛候公屋的市民唯有選擇不適切的住屋。於是,...

迫遷下的井上人語

屯門是香港西北部最大的新市鎮,不少土地都是填海得來。不過濟哥(音:擠)說,他小時後由家裡出門口,沿符禮修路走落青山道,就已經是海邊。 「甚麼置樂花園、安定邨、友愛邨,以前全...

下竹園周伯的生菜田

在牛潭尾的邊緣、下竹園村有一塊生菜田,周圍的土地已經全部被荒置,就剩下一塊田。82歲的周伯,成為了這一帶僅餘的農夫。周伯的父輩以捕魚維生,坦言不知自己祖籍的他,姑且說是水上...

木瓜樹下

小巴除除駛入丹桂村,下車後沿路走到元朗公路橋底,穿過隧道後,眼前盡是一片綠林,還有很多木瓜樹。林間有一條小溪穿過,也許這就是地名丹桂村「坑尾」的由來。一間又一間小屋在溪邊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