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農資短缺又昂貴 肥料加價超過一成

對有機認證這件事沒有反感,但亦沒有需要申請所以無感。唯獨最近見到ORC黃煥忠又上電視講要為有機認證立法之類,再扣連起近日工作各樣沙石,總覺得要寫幾句。

近日大雨頗為阻礙田務,但也因為這場大雨,有時間稍稍休息;這個「休息」其實都是在工作,除了交回拖人半個月的稿、剪片、處理網站的bug,還需要補充各樣農資。

農場公家會定期買一噸肥料,但有時為了方便自用計數,加上換作物期間消耗很快,通常都會自己散買定5-10包作不時之需,買得多架車都載不到。

很多人都有錯覺,以為只有有機農場先會用有機肥,非認證有機農戶當然都會入貨;但其實一些常規菜農甚至花農,都會用到有機肥料。例如過去1-2年,目測不少老農夫都會買一款荷蘭生產、Fertiplus橙色包裝印有蝴蝶,被稱為「蝴蝶」的雞屎肥,這款4-2-10(高鉀)同時也被ORC認可,無論你有機無機,一樣都有需求。

結果是,此時此刻全港菜種行都沒有「蝴蝶」現貨。耕田除了體會天氣變化,連戰爭的影響也來得直接。除了俄烏本來就是肥料出產大國,海運波動也令到貨物交收延遲。

菜種行負責人在電話中坦言近月船期十分混亂,而來貨價也上升不少;一年前當一噸買平均$120/包、今日要$175/包、如買散裝更要$210/包。

除了蝴蝶,有機雞屎肥料來來去去都是綠之源(4-3-3-1)、水禾田、高霸、活力(包裝為提子),另外還有以碳為主的綠營高、牛屎肥「豐收」(2-2-2)。

我對肥料的認識完全是口耳相傳和菜種行sales介紹——因為與其話介紹,倒不如話每次要買肥料時,存貨少到只有兩三款可以揀,而且短缺的程度是打完電話番貨、馬上要開車取貨,否則有機會被人買走,在這種節奏下深究各種肥料的效果完全無意義。

早幾日去菜種行,只有「提子」和高霸有現貨,明明2月散買「提子」只需$140(再之前$120)、今日已加到$160;不過店方剛好有一批入錯包裝的肥料,每包給了$20折扣,才覺得勉強合理。

肥料貴,施打抗蟲的蘇力菌(Bt)同樣難買。本身用開的牌子「見達利」嚴重缺貨,去4-5間菜種行又一樣無貨、菜聯社CGG又無貨,而被迫轉另一種外為「霸滅」的Bt,價錢也由$135大幅加價到$185。

漁護署、或者香港執行、推廣有機認證的機構如ORC,但連穩定肥料和有機農藥的供應和價格——這些最實際、最直接的事工都無作為,那其他支援工作實際上都不過是可有可無。

以上這些體會僅屬個人經歷,當然你可以話,夾三四個人買咪平囉、也可以質疑永遠都去錯時間是農夫自己的問題、又或者是菜種行入貨不足。

不過菜種行是商業機構,而且船期也不是商家單方面可以控制。但漁護署還是受資助的ORC,都是用公帑去運作,鼓勵認證、鼓勵專業化,卻連基本的農資都無法穩定。當你提出要仿效國外立法規管有機作物,外國的農業部門也會定期盤點肥料供應、要求肥料商保持一定庫存,肥料短缺時甚至動用國庫在國際市場上購買,穩定國內供應。那在提倡立法同時,這些機構和部門又會否承擔上述責任?

當然,上述的「我們」也不過是新界幾個沒有申請認證的農戶想法,完全無法代表全體4300農業人口,幾可肯定業界一定有支持立法監管有機作業的聲音。而也不是所有領取公帑的團體也無作為,位於上水長瀝的菜聯社有機種植社群辦公室(CGG),就是提供基本的農資存貨、也持續銷售價格合理農資的單位。

最近分享各種見聞,大多數都是從日常事工操作的體會和觀察,還有與農友同業工作間交流時所整合。這些經驗不是要去批判某些團體的作業和倡議,而是想提醒:有機或各種農法,背後對環境或世界有怎樣的意義,農夫認同這些意義而有所行動,這是一件事。

但通過公共政策的倡議甚至立法管制作業模式、然規範耕種者的作業方式,又是另一回事。而若果產業規模大到必須公權力介入作業,那作業標準由誰制訂?如何制訂?今日的議會能夠制訂出回應農戶實際需要的政策和法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