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

拆遷之後 耕種有時

地政收地後一日,權哥和強哥回去到古洞木廠外沒有結果地等候,默默看著經營大半生的木廠、以及廠裡值錢物品被地盤工人...

拆遷現場二三事

今日已經是志記收地死線後三日,連日來木廠的主事人繼續趕急地處理木材、支援者也四出覓地、處理三隻狗的事宜。雖說收...

左翼(又)(被)失語?

最近蘇哲安以《香港反送中左翼敗北的系譜:翻譯、轉型與邊界》為題的出版引起了一部分人的熱議,「左翼」在社會運動的...

以成為這一代人為榮

平時絕少接觸本地流行文化,雖然會聽廣東歌,但沒有特別喜好哪一位本地歌手,也沒有追星,連Mirror的成員也不太...

不是苦主

環迴公路沿途橫風橫雨,無洗過的車都能徹底沖刷一番,未免太誇張。以前即使已經參與土地農業工作,會知道在大家期許颱...

追月相聚 微光前行

追月的黃昏, 九龍三村寮屋支援組 再次在牛池灣村派月餅、小朋友畫畫和食湯圓過追月夜,這是支援組在村過第二個中秋...

鴻福街土家最後探戈

《基進》曾經駐紮土瓜灣一年,去土家打躉成為了當時的習慣,間中也會借場做私人放映或講座,土家、CCC的年輕組織者...

無論如何都為你留飯的地方就是家

馬寶寶農墟在十年寫下終章,雖然沒有參與馬寶寶開初的建設或營運,但對於我自己、個人來講,這個地方仍是意義深遠。新...

崩盤之前

蘋果被迫結束同時,公民社會亦淪亡在即,一直有感反迫遷的工作也來到尾聲。一片離愁別緒下,橫洲抗爭慘痛落幕,大半條...

正在載入…

執行時發生錯誤。請重新整理頁面後再試一次。